安阳宠物网

三尺长的梯子,搭不上檐什么生肖。麻烦说下为什么吗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09

    不得不低头

    回复:

    回复:

    三尺长的梯子——搭不上言(檐)

    回复:

    我10分

    回复:

    不得不低头

    回复:

    不得不低头

    回复:

    三尺长的梯子——搭不上言(檐 )

    回复:


      小葱拌豆腐--一清(青)二白
      小碗吃饭--靠天(添)
      飞机上挂暖瓶--高水平(瓶),(这网上需要提倡
      这种打法)
      小炉灶翻身--倒霉(煤)
      小炉匠戴眼镜--找咱(碴)!)
      一丈二加八尺--仰仗(两丈)
      一个墨斗弹出两条线--思(丝)路不对
      一斤面粉摊张饼--落后(烙厚)
      一头栽到炭堆里--霉(煤)到顶
      一百斤面蒸一个寿桃--废(费)物点心
      一层布做的夹袄--反正都是理(里)?)
      二十五两--半疯(封)
      二三四五--缺衣(一)
     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--缺衣(一)少食
      二两棉花四张弓--细谈(弹)
      二姑娘梳头--不必(蓖)
      二胡琴--扯扯谈谈(弹弹),(谁最有权穿这袄、“
      统独”大战)
      十二个时辰占三个字--身(申)子虚(戌)
      十八岁的宫娥--正享福(想夫)
      十文钱掉了一文--久闻(九文)
      十五的月光--大量(亮)
      十月里的桑叶--谁来睬(采)你?)
      一条腿的裤子--成了群(裙)
      一根灯草点灯--无二心(芯)
      一辈子做寡妇--老手(守),(这好象是网规的最好注解夫子搬家——尽输(书)
      大葱拌豆腐——一清(青)二白 咸菜煎豆腐——有言(盐)在先
      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 嘴上抹石灰——白说(刷)
      精装茅台——好久(酒) 猪八戒拍照——自找难堪(看)
      怀里揣小拢子——舒(梳)心 小苏他爹——老输(苏)
      四两棉花——谈(弹)不上 梁山泊军师——无(吴)用
      一二三五六--没事(四)
      一二三四五六七--王(忘)八,(这网上不少专业近视小炉匠)
      小姑娘梳头--自便(辫),(据说这里观庙的多,(对许多话题深有此感)
      三毛加一毛--时髦(四毛)
      三月的杨柳--分外青(亲)
      三更半夜出世--害死(亥时)人
      大车拉煎饼--贪(摊)的多
      大麦掉在乱麻里--忙(芒)无头绪
      土地堂里填窟窿--不妙(补庙)
      土地爷坐秤盘--志诚(自称)
      土地爷坐班房--劳(牢)神了
      土地爷洗脸--失(湿)面子
      土地爷掉井--劳(捞)不起大驾
      土地老爷的内脏--实(石)心实(石)肠
      土地老爷穿素--白跑(袍)
      土杏儿--苦孩(核)子
      土蚕钻进花生壳--假充好人(仁)
      下雨天不打伞--吝啬(淋湿)
      下雨天出太阳--假情(晴)
      下雨天不戴帽--临(淋)到头上
      丈二宽的褂子--大摇(腰)大摆
      上鸡窝摔筋头--笨(奔)蛋
      山上滚石头--实(石)打实(石)
      山头上吹喇叭--名(鸣)声远扬
      山西的胡桃--瞒人(满仁)
      山沟里敲鼓--回想(响)
      千年的枯庙--没声(僧)?)
      门神里卷灶神--话(画)里有话(画)
      门神老爷吃甘蔗--指教(纸嚼)
      马背上打掌子--离题(蹄)太远
      弓起腰杆淋大雨--背时(湿)
      小豆做干饭--总闷(焖)着
      小和尚头上拍苍蝇--正大(打)光明,(对付硝烟诱饵的最好办法)
      八十岁的老太打哈欠--一望无涯(牙)
      八月的核桃--挤满了人(仁)
      八百个铜钱穿一串--不成调(吊)
      九月初八问重阳--不久(九)
      刀子切元宵--不愿(圆)
      三九天穿单衣--威(畏)风
      三十年的纺织娘--老油(蚰)嘴,(这牛屎铺里肚子不好
      的大有人在)
      三个菩萨堂--妙妙妙(庙庙庙)
      三尺长的梯子--搭不上言(檐),念经的少,(就象网上的“国共”?)
      三个钱买个牛肚子--尽吵(草),(评评粘网的老蚰蚰如何,(网上的“终身寡妇”都有
      些谁,(最不喜欢人只念到七

    回复:

    谐音歇后语大全
    孔夫子搬家——尽输(书)
      大葱拌豆腐——一清(青)二白 咸菜煎豆腐——有言(盐)在先
      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 嘴上抹石灰——白说(刷)
      精装茅台——好久(酒) 猪八戒拍照——自找难堪(看)
      怀里揣小拢子——舒(梳)心 小苏他爹——老输(苏)
      四两棉花——谈(弹)不上 梁山泊军师——无(吴)用
      一二三五六--没事(四)
      一二三四五六七--王(忘)八,(最不喜欢人只念到七!)
      一丈二加八尺--仰仗(两丈)
      一个墨斗弹出两条线--思(丝)路不对
      一斤面粉摊张饼--落后(烙厚)
      一头栽到炭堆里--霉(煤)到顶
      一百斤面蒸一个寿桃--废(费)物点心
      一层布做的夹袄--反正都是理(里),(谁最有权穿这袄?)
      一条腿的裤子--成了群(裙)
      一根灯草点灯--无二心(芯)
      一辈子做寡妇--老手(守),(网上的“终身寡妇”都有
     些谁?)
      二十五两--半疯(封)
      二三四五--缺衣(一)
     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--缺衣(一)少食
      二两棉花四张弓--细谈(弹)
      二姑娘梳头--不必(蓖)
      二胡琴--扯扯谈谈(弹弹),(就象网上的“国共”、“
      统独”大战)
      十二个时辰占三个字--身(申)子虚(戌)
      十八岁的宫娥--正享福(想夫)
      十文钱掉了一文--久闻(九文)
      十五的月光--大量(亮)
      十月里的桑叶--谁来睬(采)你,(对付硝烟诱饵的最好办法)
      八十岁的老太打哈欠--一望无涯(牙)
      八月的核桃--挤满了人(仁)
      八百个铜钱穿一串--不成调(吊)
      九月初八问重阳--不久(九)
      刀子切元宵--不愿(圆)
      三九天穿单衣--威(畏)风
      三十年的纺织娘--老油(蚰)嘴,(评评粘网的老蚰蚰如何?)
      三个钱买个牛肚子--尽吵(草),(这牛屎铺里肚子不好
      的大有人在)
      三个菩萨堂--妙妙妙(庙庙庙)
      三尺长的梯子--搭不上言(檐),(对许多话题深有此感)
      三毛加一毛--时髦(四毛)
      三月的杨柳--分外青(亲)
      三更半夜出世--害死(亥时)人
      大车拉煎饼--贪(摊)的多
      大麦掉在乱麻里--忙(芒)无头绪
      土地堂里填窟窿--不妙(补庙)
      土地爷坐秤盘--志诚(自称)
      土地爷坐班房--劳(牢)神了
      土地爷洗脸--失(湿)面子
      土地爷掉井--劳(捞)不起大驾
      土地老爷的内脏--实(石)心实(石)肠
      土地老爷穿素--白跑(袍)
      土杏儿--苦孩(核)子
      土蚕钻进花生壳--假充好人(仁)
      下雨天不打伞--吝啬(淋湿)
      下雨天出太阳--假情(晴)
      下雨天不戴帽--临(淋)到头上
      丈二宽的褂子--大摇(腰)大摆
      上鸡窝摔筋头--笨(奔)蛋
      山上滚石头--实(石)打实(石)
      山头上吹喇叭--名(鸣)声远扬
      山西的胡桃--瞒人(满仁)
      山沟里敲鼓--回想(响)
      千年的枯庙--没声(僧),(据说这里观庙的多,念经的少?)
      门神里卷灶神--话(画)里有话(画)
      门神老爷吃甘蔗--指教(纸嚼)
      马背上打掌子--离题(蹄)太远
      弓起腰杆淋大雨--背时(湿)
      小豆做干饭--总闷(焖)着
      小和尚头上拍苍蝇--正大(打)光明,(这网上需要提倡
     这种打法)
      小炉灶翻身--倒霉(煤)
      小炉匠戴眼镜--找咱(碴),(这网上不少专业近视小炉匠)
      小姑娘梳头--自便(辫),(这好象是网规的最好注解!)
      小葱拌豆腐--一清(青)二白
      小碗吃饭--靠天(添)
      飞机上挂暖瓶--高水平(瓶),(尤其是一些诗作)
      飞机上吹喇叭--空想(响)
      飞机上放鞭炮--想(响)得高

    回复:

    不得不低头

    回复:

    孔夫子搬家——尽输(书)
    大葱拌豆腐——一清(青)二白
    咸菜煎豆腐——有言(盐)在先
    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
    嘴上抹石灰——白说(刷)
    精装茅台——好久(酒)
    猪八戒拍照——自找难堪(看)
    怀里揣小拢子——舒(梳)心
    小苏他爹——老输(苏)
    四两棉花——谈(弹)不上
    梁山泊军师——无(吴)用
    一二三五六--没事(四)
    一二三四五六七--王(忘)八
    一丈二加八尺--仰仗(两丈)
    一个墨斗弹出两条线--思(丝)路不对
    一斤面粉摊张饼--落后(烙厚)
    一头栽到炭堆里--霉(煤)到顶
    一百斤面蒸一个寿桃--废(费)物点心
    一层布做的夹袄--反正都是理(里)
    一条腿的裤子--成了群(裙)
    一根灯草点灯--无二心(芯)
    一辈子做寡妇--老手(守)
    二十五两--半疯(封)
    二三四五--缺衣(一)
   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--缺衣(一)少食
    二两棉花四张弓--细谈(弹)
    二姑娘梳头--不必(蓖)
    二胡琴--扯扯谈谈(弹弹)
    十二个时辰占三个字--身(申)子虚(戌)
    十八岁的宫娥--正享福(想夫)
    十文钱掉了一文--久闻(九文)
    十五的月光--大量(亮)
    十月里的桑叶--谁来睬(采)你
    八十岁的老太打哈欠--一望无涯(牙)
    八月的核桃--挤满了人(仁)
    八百个铜钱穿一串--不成调(吊)
    九月初八问重阳--不久(九)
    刀子切元宵--不愿(圆)
    三九天穿单衣--威(畏)风
    三十年的纺织娘--老油(蚰)嘴
    三个钱买个牛肚子--尽吵(草)
    三个菩萨堂--妙妙妙(庙庙庙)
    三尺长的梯子--搭不上言(檐)
    三毛加一毛--时髦(四毛)
    三月的杨柳--分外青(亲)
    三更半夜出世--害死(亥时)人
    大车拉煎饼--贪(摊)的多
    大麦掉在乱麻里--忙(芒)无头绪
    土地堂里填窟窿--不妙(补庙)
    土地爷坐秤盘--志诚(自称)
    土地爷坐班房--劳(牢)神了
    土地爷洗脸--失(湿)面子
    土地爷掉井--劳(捞)不起大驾
    土地老爷的内脏--实(石)心实(石)肠
    土地老爷穿素--白跑(袍)
    土杏儿--苦孩(核)子
    土蚕钻进花生壳--假充好人(仁)
    下雨天不打伞--吝啬(淋湿)
    下雨天出太阳--假情(晴)
    下雨天不戴帽--临(淋)到头上
    丈二宽的褂子--大摇(腰)大摆
    上鸡窝摔筋头--笨(奔)蛋
    山上滚石头--实(石)打实(石)
    山头上吹喇叭--名(鸣)声远扬
    山西的胡桃--瞒人(满仁)
    山沟里敲鼓--回想(响)
    千年的枯庙--没声(僧)
    门神里卷灶神--话(画)里有话(画)
    门神老爷吃甘蔗--指教(纸嚼)
    马背上打掌子--离题(蹄)太远
    弓起腰杆淋大雨--背时(湿)
    小豆做干饭--总闷(焖)着
    小和尚头上拍苍蝇--正大(打)光明
    小炉灶翻身--倒霉(煤)
    小炉匠戴眼镜--找咱(碴)
    小姑娘梳头--自便(辫)
    小葱拌豆腐--一清(青)二白
    小碗吃饭--靠天(添)
    飞机上挂暖瓶--高水平(瓶)
    飞机上吹喇叭--空想(响)
    飞机上放鞭炮--想(响)得高 阿斗的江山——白送
    阿斗式的人物——没能耐
    阿二吹笙——滥竽充数
    阿二当郎中——没人敢请
    阿二满街串——吊儿郎当
    阿哥吃面——瞎抓
    阿婆留胡子——反常
    阿庆嫂倒茶——滴水不漏;点滴不漏
    挨鞭子不挨棍子——吃软不吃硬
    挨打的狗去咬鸡——拿别人出气
    挨打的乌龟——缩脖子啦
    挨刀的鸭子——乱窜
    挨了巴掌赔不是——奴颜媚骨
    挨了棒的狗——气急败坏
    挨了打的鸭子——乱窜
    挨了刀的肥猪——不怕开水烫
    挨了刀的皮球——瘪了
    挨了霜的狗尾巴草——蔫了
    妈妈的众姐姐 -- 多疑(姨)
    戏台上的垛口 -- 不成(布城)
    戏台上的鞭子 -- 加码(假马)
    观音堂里着火 -- 妙哉(庙灾)
    孙猴子坐金銮殿 -- 不象仁(人)君
    寿星打靶 -- 老腔(枪)
    寿星弹琵琶 -- 老生常谈(弹)
    麦柴秆吹火 -- 小气(器)
    弄堂里跑马 -- 题(蹄)难出
    扯胡子过河 -- 谦虚(牵须)过度(渡)
    扯铃扯到半空中 -- 空想(响)
    抓蜂吃蜜 -- 恬(甜)不知耻(刺)
    护国寺买骆驼 -- 没那个事(市)
    花椒掉进大米里 -- 麻烦(饭)了
    苍蝇飞进牛眼里 -- 找累(泪)吃
    豆渣贴门神 -- 不沾(粘)
    豆箕柴着火 -- 着急(箕)
    豆腐干煮肉 -- 有份数(荤素)
    豆腐乳做菜 -- 哪还用言(盐)
    两口子锄地 -- 不顾(雇)人
    两百钱的花生 -- 有得驳(剥)
    两手捧寿桃 -- 有理(礼)
    两把号吹成一个调 -- 想(响)到一块来了
    旱魅拜夜叉 -- 尽(精)见鬼
    园外竹笋 -- 外甥(生)
    男人不打老婆 -- 好福气(夫妻)
    秀才做诗 -- 有两手(首)
    秃子脱帽子 -- 头名(明)
    何家姑娘给郑家 -- 正合适(郑何氏)
    肚子里撑船 -- 内行(航)
    龟盖量米 -- 什么声(升)
    饭锅里冒烟 -- 迷(米)糊了
    床底下点蚊香 -- 没下文(蚊)
    冻豆腐 -- 难办(拌)
    冷锅炒热豆子 -- 越吵(炒)越冷淡
    灶神上贴门神 -- 话(画)中有话(画)
    沙石打青石 -- 实(石)打实(石)
    沙滩上行船 -- 搁(起)浅了
    没角的牛 -- 假骂(马)
    没有赶庙会 -- 莫急(挤)
    没有底的棺材 -- 不成(盛)人
    没钱买海螺 -- 省些(吸)
    怀儿婆过独木桥 -- 铤(挺)而(儿)走险
    怀里揣马勺 -- 诚(盛)心
    怀里揣棉花 -- 软(暖)心
    怀里揣蓖子 -- 舒(梳)心
    穷人买米 -- 一声(升)头
    穷木匠开张 -- 只有一句(锯)
    补锅匠栽筋斗 -- 倒贴(铁)
    张天师下海 -- 莫(摸)怪
    张天师跪在泥水里 -- 求情(晴)
    张果老的驴 -- 不见奇(骑)
    公鸡戴帽子 -- 官(冠)上加官(冠)
    鸡脑袋上磕烟灰 -- 几(鸡)头受气
    鸡啄蚂蚁 -- 正合适(食)
    纳鞋底不用锥子 -- 真(针)好
    纸做的栏杆 -- 不能依(倚)靠
    纸糊的凳子 -- 不能做(坐)
    纸糊的炉子 -- 过(锅)来就不行
    纸糊的琵琶 -- 谈(弹)不得
    驴皮贴墙上 -- 不象话(画)
    拐子进医院 -- 自觉(治脚)
    青蛙跳在大鼓上 -- 懂懂(咚咚)
    拄拐杖下煤窑 -- 步步倒霉(煤)
    拉胡子过大街 -- 谦虚(牵须)
    画上的马 -- 不奇(骑)
    枣核截板 -- 没几句(锯)
    卖布不带尺 -- 存心不良(量)
    卖虾米不拿秤 -- 抓瞎(虾)
    萤火虫的屁股 -- 没大量(亮)
    和尚打伞 -- 无法(发)无天
    和尚分家 -- 多事(寺)
    和尚坐岩洞 -- 没事(寺)
    和尚拖木头 -- 出了事(寺)
    和尚的房子 -- 妙(庙)
    和尚的脑壳 -- 没法(发)
    斧子破毛竹 -- 着急(斫节)
    鱼池里下网 -- 多余(鱼)
    狐狸吵架 -- 一派胡(狐)言
    狐狸骑老虎 -- 狐假(驾)虎威
    狗长犄角 -- 洋(羊)气
    狗吃豆腐脑 -- 闲(衔)不着
    狗吃青草 -- 装样(羊)
    狗吃黄瓜 -- 错了时(食)
    盲人做油条 -- 瞎咋乎(炸糊)
    盲人戴眼镜 -- 聪(充)明
    放牛的吃螃蟹 -- 不待言(带盐)
    炒咸菜放盐 -- 太闲(咸)了
    炕上安锅 -- 改造(灶)
    河边洗黄莲 -- 何(河)苦
    河里长菜 -- 不焦(浇)
    油浇蜡烛 -- 一条心(芯)
    泥水匠整耗子 -- 敷衍(眼)了事
    泥水匠无灰 -- 专(砖)等着
    泥水匠招手 -- 要你(泥)
    泥水匠的瓦刀 -- 光图(涂)表面
    泥菩萨身上长草 -- 慌(荒)了神
    泥鳅打鼓 -- 乱谈(弹)
    怯木匠 -- 就是一句(锯)
    空中挂灯笼 -- 玄(悬)了
    空梭子补网 -- 没法治(织)
    空棺材出丧 -- 目(木)中无人
    空蒸笼上锅台 -- 争(蒸)气
    肩膀上放烘笼 -- 恼(脑)火
    线板上的针 -- 憋(别)着
    春天的果园 -- 有道理(桃李)
    春秋望田头 -- 专门找差(岔)儿
    玻璃菩萨 -- 明白人(神)
    赵匡胤卖包子 -- 御驾亲征(蒸)
    赵匡胤流鼻血 -- 正(朕)在红
    挖了眼的判官 -- 瞎管(鬼)
    城隍庙的鼓 -- 鬼瞧(敲)
    城隍老爷的马 -- 不见奇(骑)
    城隍老爷的胡豆 -- 鬼吵(炒)
    城隍老爷戴孝 -- 白跑(袍)
    药店里的甘草 -- 少不了的一位(味)
    药铺里开抽屉 -- 找玩(丸)
    茶食店里失火 -- 果然(燃)
    茶馆里招手 -- 胡(壶)来
    草把作灯 -- 粗心(芯)
    草泥塘里翻泡 -- 发笑(酵)
    草帽子当锣 -- 想(响)不起来
    草滩失火 -- 留情(青)
    荞麦皮打浆糊 -- 两不沾(粘)
    荆条棵上挂鞋底 -- 扯(刺)皮
    带马桶坐大堂 -- 赃(脏)官
    树小荫凉少 -- 照应(罩影)不到
    树倒了 -- 没影(荫)
    咸肉汤下面 -- 不用言(盐)
    咸盐吃多了 -- 尽管闲(咸)事
    咸菜烧豆腐 -- 有言(盐)在先
    咸菜煮豆腐 -- 不必多言(盐)
    咸菜蘸大酱 -- 太严(盐)重了
    歪头和尚拜忏 -- 不对劲(颈)
    面条点灯 -- 犯(饭)不着
    答案见上

    回复:

    html" target="_blank">http.ht88://www.ht88.html 这个是谐音歇后语大全.com/article/article_7624_1://www.com/article/article_7624_1<a href="http

    回复:

    不得不低头

    回复:

    不得不低头

    回复:

    不得不低头

    回复:

    土地爷洗脸--失(湿)面子
      土地爷掉井--劳(捞)不起大驾
      土地老爷的内脏--实(石)心实(石)肠
      土地老爷穿素--白跑(袍)
      土杏儿--苦孩(核)子
      土蚕钻进花生壳--假充好人(仁)
      下雨天不打伞--吝啬(淋湿)
      下雨天出太阳--假情(晴)
      下雨天不戴帽--临(淋)到头上
      丈二宽的褂子--大摇(腰)大摆
      上鸡窝摔筋头--笨(奔)蛋
      山上滚石头--实(石)打实(石)
      山头上吹喇叭--名(鸣)声远扬
      山西的胡桃--瞒人(满仁)
      山沟里敲鼓--回想(响)
      千年的枯庙--没声(僧),(据说这里观庙的多,念经的少?)
      门神里卷灶神--话(画)里有话(画)
      门神老爷吃甘蔗--指教(纸嚼)
      马背上打掌子--离题(蹄)太远
      弓起腰杆淋大雨--背时(湿)
      小豆做干饭--总闷(焖)着
      小和尚头上拍苍蝇--正大(打)光明,(这网上需要提倡
      这种打法)
      小炉灶翻身--倒霉(煤)
      小炉匠戴眼镜--找咱(碴),(这网上不少专业近视小炉匠)
      小姑娘梳头--自便(辫),(这好象是网规的最好注解!)
      小葱拌豆腐--一清(青)二白
      小碗吃饭--靠天(添)
      飞机上挂暖瓶--高水平(瓶),(尤其是一些诗作)
      飞机上吹喇叭--空想(响)
      飞机上放鞭炮--想(响)得高

    回复:

    孔夫子搬家——尽输(书)
      大葱拌豆腐——一清(青)二白 咸菜煎豆腐——有言(盐)在先
      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 嘴上抹石灰——白说(刷)
      精装茅台——好久(酒) 猪八戒拍照——自找难堪(看)
      怀里揣小拢子——舒(梳)心 小苏他爹——老输(苏)
      四两棉花——谈(弹)不上 梁山泊军师——无(吴)用
      一二三五六--没事(四)
      一二三四五六七--王(忘)八,(最不喜欢人只念到七!)
      一丈二加八尺--仰仗(两丈)
      一个墨斗弹出两条线--思(丝)路不对
      一斤面粉摊张饼--落后(烙厚)
      一头栽到炭堆里--霉(煤)到顶
      一百斤面蒸一个寿桃--废(费)物点心
      一层布做的夹袄--反正都是理(里),(谁最有权穿这袄?)
      一条腿的裤子--成了群(裙)
      一根灯草点灯--无二心(芯)
      一辈子做寡妇--老手(守),(网上的“终身寡妇”都有
      些谁?)
      二十五两--半疯(封)
      二三四五--缺衣(一)
     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--缺衣(一)少食
      二两棉花四张弓--细谈(弹)
      二姑娘梳头--不必(蓖)
      二胡琴--扯扯谈谈(弹弹),(就象网上的“国共”、“
      统独”大战)
      十二个时辰占三个字--身(申)子虚(戌)
      十八岁的宫娥--正享福(想夫)
      十文钱掉了一文--久闻(九文)
      十五的月光--大量(亮)
      十月里的桑叶--谁来睬(采)你,(对付硝烟诱饵的最好办法)
      八十岁的老太打哈欠--一望无涯(牙)
      八月的核桃--挤满了人(仁)
      八百个铜钱穿一串--不成调(吊)
      九月初八问重阳--不久(九)
      刀子切元宵--不愿(圆)
      三九天穿单衣--威(畏)风
      三十年的纺织娘--老油(蚰)嘴,(评评粘网的老蚰蚰如何?)
      三个钱买个牛肚子--尽吵(草),(这牛屎铺里肚子不好
      的大有人在)
      三个菩萨堂--妙妙妙(庙庙庙)
      三尺长的梯子--搭不上言(檐),(对许多话题深有此感)
      三毛加一毛--时髦(四毛)
      三月的杨柳--分外青(亲)
      三更半夜出世--害死(亥时)人
      大车拉煎饼--贪(摊)的多
      大麦掉在乱麻里--忙(芒)无头绪
      土地堂里填窟窿--不妙(补庙)
      土地爷坐秤盘--志诚(自称)
      土地爷坐班房--劳(牢)神了
      土地爷洗脸--失(湿)面子
      土地爷掉井--劳(捞)不起大驾
      土地老爷的内脏--实(石)心实(石)肠
      土地老爷穿素--白跑(袍)
      土杏儿--苦孩(核)子
      土蚕钻进花生壳--假充好人(仁)
      下雨天不打伞--吝啬(淋湿)
      下雨天出太阳--假情(晴)
      下雨天不戴帽--临(淋)到头上
      丈二宽的褂子--大摇(腰)大摆
      上鸡窝摔筋头--笨(奔)蛋
      山上滚石头--实(石)打实(石)
      山头上吹喇叭--名(鸣)声远扬
      山西的胡桃--瞒人(满仁)
      山沟里敲鼓--回想(响)
      千年的枯庙--没声(僧),(据说这里观庙的多,念经的少?)
      门神里卷灶神--话(画)里有话(画)
      门神老爷吃甘蔗--指教(纸嚼)
      马背上打掌子--离题(蹄)太远
      弓起腰杆淋大雨--背时(湿)
      小豆做干饭--总闷(焖)着
      小和尚头上拍苍蝇--正大(打)光明,(这网上需要提倡
      这种打法)
      小炉灶翻身--倒霉(煤)
      小炉匠戴眼镜--找咱(碴),(这网上不少专业近视小炉匠)
      小姑娘梳头--自便(辫),(这好象是网规的最好注解!)
      小葱拌豆腐--一清(青)二白
      小碗吃饭--靠天(添)
      飞机上挂暖瓶--高水平(瓶),(尤其是一些诗作)
      飞机上吹喇叭--空想(响)
      飞机上放鞭炮--想(响)得高

    回复:

    草泥马

    回复:

    没事(四

    回复:

    三尺长的梯子——搭不上言(檐 )

    回复:

    三尺长的梯子——搭不上言 檐

    回复:

    狗。三尺长的梯子~~~搭不上檐就要去“够”

    上一篇:谁知道四川省内哪里治疗斑秃比较有效果?急急急 下一篇:亿妃效果怎么样?

    返回主页:安阳宠物网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0372pet.cn/view-19359-1.html
    信息删除